名家签名本赏析 |除了悬疑,我们还能从《生死河》里读到什么? ( 2020年05月13日 )

image.png

image.png

诡异的复仇少年、惨烈的凶案、

奇诡的命运、惊心动魄的复仇、

苍凉的爱情……

这些悬疑元素都集合在蔡骏的小说《生死河》中,这部作品也打破了类型小说与主流文学界限,将悬疑文学引入殿堂的国际化水准!

image.png

1995年,年轻的高中语文老师申明莫名其妙的成为杀人嫌犯。不久,他被杀死在学校附近的“魔女区”,杀人凶手与动机如同谜雾……多年以后,当年命案的相关人——谷秋莎、谷长龙、申援朝、路中岳、贺年、马力和欧阳小枝等,纷纷陷入不幸的命运!惶恐的人们传言,申明阴魂不散,开始绝望的复仇!而种种迹象显示,出生于1995年底的神秘少年司望,带着复仇的使命来到人世!难道,转世重生真有此事?纤弱的少年,如何玩转阴险狡诈的成人世界?究竟,谁毁掉了申明的一生?杀死他的恶鬼究竟是谁?为什么?司望就是申明吗?他会成为新的基督山伯爵吗?……

image.png

“即使对世界感到绝望,所有人都抛弃了你,但还是要活着!因为最爱你的人说:你必须等待我长大!”在悲伤的主题下,蔡骏在《生死河》里阐释了“大时代”里凄凉的“小命运”,也让我们看到中国本土“社会派推理小说”的真正力量。

image.png

蔡骏,1978年12月23日出生于上海,22岁开始发表小说,此后连续9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至今已出版小说26部,累计发行1400万册,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或电视剧,堪称“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已出版《生死河》、《蝴蝶公墓》、《谋杀似水年华》、《天机》、《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等长篇小说17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

image.png

《生死河》对忧患的深刻反思、对社会的敏锐观察以及对于生命与死亡的思考,使得这部作品在初稿连载时便引发网络轰动。这是蔡骏历时五年构思的一部作品,也是他最看重的一部。对于《生死河》,蔡骏表示:“我想把这本书送给一位大师——社会派悬疑小说的代表人物松本清张”。尽己所能,为悬疑小说提供正能量,令悬疑文学走进殿堂,然后媲美欧美、日本作家,甚至超越他们。这是蔡骏创作社会派悬疑小说的原因,也是其对作品的期待。

在谈及自己创作这部作品的灵感来源时,蔡骏说道:“我的儿子很调皮,但是有一次,我在跟他一起吃饭,看到他在发呆, 忽然思维一跳。孩子的心底究竟在想什么?会不会远远超出孩子的生活体验?会不会是在想上辈子的事情?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走来的,即便在忘川水边奈河桥下喝了孟婆汤,但在出生时仍然保有上辈子的记忆,只是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受到所谓“教育”的侵入与污染,才逐渐遗忘了前世的一切,从悲欢离合到生老病死……”就这样,成就了《生死河》。

image.png

当这本书已经完工80%,并已在《悬疑世界》杂志连载过六万字之后,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方案——现在你们都没有看到过的一个人,他叫于雷,顾名思义就是《红与黑》里的于连,我这才发现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他啊,为何他不能渡过生死河?

于是,我面临一个极度艰难与残酷的抉择——要么按照原定的写作大纲,顺利完成最后的结尾;要么把主人公改成另一个人,并将绝大部分叙述视角,由第一人称改为第三人称,结果就是全书要几乎重写一遍,我将要再付出数十个不眠之夜的代价。

这是我从未遭遇过的困境,就像站在一座小型的分水岭上,往后走是条平坦大道,但只能通往来时的埃及;往前去却是登山险径,却有可能进入造物主应许的迦南地。

然而,我相信一个写作者,如果能遭遇这样的十字路口,不管他怎样地选择,都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我选择了最难的那条路。

那是在2013年的春节,我放弃了所有的休息,埋头于《生死河》的第二遍创作,也就是从头到尾重写一遍。

于是,这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故事。

三月末,终于完成《生死河》的初稿,激动之下,我竟把完稿日期误写作2014年,似乎自己的生活,已随着司望穿越到了一年之后。

那一晚,我发了条微博——

image.png

image.png

《生死河》大功告成,真想要放声大哭一场!仿佛把自己的心揉碎了,再粘合在一起再揉碎一遍,最后一针一线地缝合。酸甜苦辣,冷暖自知。耳边听着游鸿明的《孟婆汤》。小说的最后一句,请允许我引用顾城的诗。今晚,我想,生命不息,小说不止,永不封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