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的昨天:从“黑如墨汁”到“鱼虾嬉戏”

2021-10-20 来源: 上海普陀

50年代淘米洗菜,60年代洗衣灌溉,70年代全线黑臭,80年代鱼虾绝代,每个上海人的心中都有一段苏州河的“黑”历史。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上海下决心整治,河里再现鱼儿的影踪——尘满面、鬓如霜的苏州河,逐渐恢复青春。

苏州河,是吴淞江在上海段的俗称,从唐朝时“江宽十里”,到经历“黄浦夺淞”,千百年来,苏州河静静流淌。上海社科院上海史专家郑祖安曾解释道,从辈分上说,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苏州河则是上海的“外婆河”。

流经上海市区的苏州河,一路弯弯曲曲,大大小小的湾,不下几十处。上海人最熟悉的,莫过于普陀境内的“十八湾”。苏河“十八湾”,见证了上海历史上诸多“第一”:远东第一啤酒厂上海啤酒厂、近代第一所昆曲学校南伶传习所、第一家机器纺织厂上海机器织布制造局、第一套人民币的诞生地上海印钞厂、解放后的第一座跨河桥梁长寿路桥……一条苏州河,承载着深厚的城市记忆。

每个老上海人的心中,都有一段苏州河的记忆。曾担任过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的张效国,全程参与了苏州河综合整治工程,他形容整治前的苏州河是“黑如墨,臭如粪”。居住在普陀区长寿路街道常德名园小区的祝玉妹阿姨,自小在苏州河边长大,她形容那时的苏州河“还没看到河,闻着味儿就知道到苏州河了”。

当时苏州河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家里小孩子写毛笔字,墨汁不要买了,到苏州河边上舀一勺子水,就可以写毛笔字了。

面对这样的苏州河,上世纪90年代,上海市委市政府下决心进行整治。 1996年正式成立了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时任上海市长徐匡迪任组长,相关部门和区县领导为组员。

2001年7月27日,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的领导接到了一个市民电话,说在苏州河看到小鱼了。他们飞奔过去,果然看到了水中有小鱼游动,尽管只有一厘米左右长,却是苏州河生态开始恢复的最好证明。

苏州河从“黑如墨汁”到“鱼虾嬉戏”,到底经历了什么?近日,人民网上海频道和普陀区共同打造的 《中以创新园会客厅》邀请到了时任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张效国和普陀区长寿路街道常德名园小区居民祝玉妹,听他们一起讲讲苏州河过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