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援滇干部“满月”,看过仙气十足的清晨和晚上8点的夕阳

2020-08-19 14∶08 来源: 上海普陀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地处云南中北部,区域面积近4233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9万人,地广人稀,地貌千姿百态,地形复杂多样。这里有最高海拔4247米的乌蒙山主峰马鬃岭,也有最低海拔746米的普渡河与金沙江交汇处小河口。汉、彝、苗等24个民族聚居于此。

我叫沈洋,是万里街道社区自治办的一名科员。今年7月,我带着组织的信任和嘱托来到了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成为了一名沪滇扶贫协作联络专员。时光荏苒,不知不觉援滇生活已有一个月的时间。离开大都市繁华、便利的工作生活环境,来到禄劝,有诸多的不舍,有诸多的不适应,也有诸多人生的第一次。

1212.jpg

这里,时而大雨磅礴,时而烈日当空的天气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诗歌中描述的“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晚上加班到8点,回家的路上还能看到日落西山的美景,让我第一次感觉原来美丽的夕阳可以欣赏这么久;突如其来的地震警报,让我第一次身临其境感受到了大地的震撼;晨起跑步后的突然气喘,也让我体会到了高海拔对呼吸的影响。

而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第一次真实感受到脱贫对于这个石头山梁之地的深远意义。犹记得刚到这里,我陪同央视记者到乡镇采访脱贫农户,听着他讲述着自己如何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从勉强温饱到现在衣食有余,从一户脱贫到带动村民集体奔向小康,脱贫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变化,更是一种思想上的变化。“以前对于扶贫的印象就是需要什么给什么,而现在是去发现,去扶持,帮助这里的人从思想到行动,真正脱贫。”

安顿下来后,我开始通过之前的资料了解、学习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内容。在学习中我认识到,东西部扶贫协作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

读万卷册,不如下一个村,脚上沾满泥土,心中的路才更加清晰。到岗第二周我就跟着援滇干部们一起下乡,走访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这里98%都是高寒山区,通往各乡镇的道路随山势而建,曲折蜿蜒,盲区众多,行车其间就像是坐在过山车上。”道路最窄时,仅容一车通过,要时刻提防对向来车,遇到下雨,泥石流、滑坡时有发生,要时刻注意避让,在这样的道路上开车考验的既是技术,更是胆量。

当看到眼前一座座蔬菜大棚和上面“上海普陀帮扶”这几个大字,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因为我知道,眼前的这座大棚背后,未来是一条蔬菜生产、包装、运输、销售的全产业链。“这里现在已经有了种子实验室,研究更优质的果蔬品种,以后还会有加工中心,冷链物流仓库,在加上网络直播,形成从种植源头到销售终端的全产业链。”

979x694-番茄基地2.png

一颗颗小番茄上凝聚着一批又一批普陀援滇干部智慧和汗水 沈洋提供

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作为一个从大别山走出来的孩子,我深知脱贫攻坚工作对贫困地区人民的重大意义。作为一名曾经的警校生,我谨记“忠诚奉献、知行合一”的校训,做到对组织忠诚、学以致用,为脱贫攻坚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不负组织所托。而作为一名90后,我也将不断学习前辈们的工作思路、方法,领悟前辈们的奉献精神,同时将新思想、新理念融入到工作中来,不断提升工作能力。正如《后浪》中所说那样,我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有幸参与到伟大的脱贫攻坚事业中,希望通过这样的历练让自己成为这个时代奔涌的“后浪”,成为这个国家最好看的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