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丁佐宏:工匠初心筑起民族品牌 2018-01-10 17:30 来源: 上海普陀

“品牌对于很多人来说,有着不同的定义。有人认为,品牌是有一条创新的产品线;有人说,品牌是拥有更多的客户群体;也有的人,从未将品牌定为终点,而是始终追求不断超越自我。”

11.jpeg

月星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佐宏,就是这样一位一直在超越自己的人。行业里,几乎人人知晓这位从5元“资金”、半套木工用具起家,到现在成为中国实体经济的旗帜性人物。不少业内人士都慨叹丁佐宏这段似小说、像传奇,而又无比真实的创业历程。可是在丁佐宏看来,他只是不忘初心,比别人看得更远一点,走得更快一点。

中学毕业后丁佐宏从师学习木工手艺,1981年,20岁的他带着半套木工工具怀揣着梦想到江苏常州开始闯市场。为什么说是半副工具呢?因为没钱,他和师兄共用一副工具,一把斧子一把锯子。俩人从如皋来到常州打工,走街串巷,吃百家饭。7年过后,小丁师傅已经在常州小有名气。那时,一天劳动记作一个工,一个工2元钱,丁木匠“活儿好”、“价格实在”的名声开始口口相传,开一家木器厂的想法也随之诞生。于是,丁佐宏带着兄弟、徒弟8个人用3000块钱创办了茶山月星木器厂,开始工厂化加工家具,仿佛是不经意中走出的这一步,却成就了一段大时代背景下的创业传奇。丁佐宏带领月星人开始了不倦的征程。

1994年12月17日,已经在常州试水成功的月星家具大厦进入南京市场,标志着月星正式开始从家具制造向家具商贸业的跨越。

2000年4月,月星在上海开出澳门路月星家居广场。

22.jpeg

从涉足家具的工厂化生产到试水自建渠道进入销售领域,从常州到南京再到上海,对月星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这几步,对丁佐宏来说,都是铭记在心的特殊日子。像1994年在南京闹市新街口开出的月星家具大厦,开业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余年,几月几号,丁佐宏仍然是脱口而出。

进入家具流通领域后,丁佐宏和月星如鱼得水,靠着对市场的敏锐直觉和果断决策,月星走出了常州这个洒下多年汗水的白手起家之地,走向更利于拓展流通版图的远方;,沿着常州、南京到上海这样的轨迹,向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境界飞速长大。

从如皋到常州,发现城市的商机;从常州到南京,看到省城的包容度;进入上海,在度过艰难的磨合期后,上海向丁佐宏和月星展现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魅力。

2013年8月1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韩正和市长杨雄来开业不久的环球港视察,置身于欧式穹顶、罗马柱、廊道、雕塑和大型壁画等构成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奢华意境中时,感觉非常惊艳。丁佐宏用上面那一段话介绍了上海环球港这个来自英伦、有着高贵血统的“女儿”。

这样一个高贵血统丰富内涵的“女儿”当然是来之不易。大都市催生大商业、大市场才有大作为。随着在南京和常州生意的风生水起,2000年,丁佐宏带领“月星家居”进军上海市场。选择上海作为目标,是因为中国家具与时装、皮鞋、装饰等一样,其“制高点”在上海。落户上海,首先碰到的就是选址问题。“当时上海人眼中,只有淮海路、南京路、徐家汇才是商业中心,而我们外地人的看法却不一样。”丁佐宏看中了澳门路申新九厂的地块。

33.jpeg44.png

在历经了一番艰难在上海站住脚后,2003年轰动上海滩的那场土地拍卖,直接催生了丁佐宏与月星更大的梦想——月星集团将由传统家居连锁企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由此,巨大体量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在他心中慢慢发酵逐渐成型。

“当时我们选择这块地时并不被看好,很多好朋友都劝我,但是我却认为这块地是不可多得的、不可复制的,因为它占据着上海地图上的中心位置。”月星巨资拍下金沙江路上海老城区这块地时,那儿还是近乎废弃的旧厂房。月星集团一位高层员工回忆说,拍卖过后来到现场,大家看着还没有完成拆迁颓废的景象,完全揣测不到老板这一豪举意味着什么。当时上海的商业中心还非常集中,月星拿下的这块地地处普陀区,周边几乎没有像样的商业设施,商业只有扎堆才能成市,在这儿做城市综合体是不是太冒险了?只有丁佐宏站在那儿,对着那个地块的地图,激情飞扬,作为一个“外地人”,他中意的上海就在他此时的视线中。虽然那个时候丁佐宏也并不知道,他将用整整十年时间为大上海造出一个“环球港”。

从2003年有了环球港这个商业项目的设想后,丁佐宏带着自己的团队到世界各地跑,“著名的商业体几乎都考察了一遍”,决定选美国的一家设计公司。但2006年年底,丁佐宏前往英国时,偶然走进曼彻斯特的一个购物中心,他震惊无比,同时又如梦方醒,瞬间觉得这个购物中心的形态正是他多年渴求但现实中却无法用言语表述的。特拉福特购物中心虽然经历风雨的历练和岁月的洗礼,至今仍然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对美有着极致追求的丁佐宏被深深打动了。回到上海,他将先前已经开始的设计全部停止,义无反顾一切从头再来。

追根溯源,他们找到总部设在英国的曼切斯特特拉福德购物中心设计公司Chapman Taylor,正式开始描画那个华丽优雅令人回味无穷的理想世界。不过,尽管有曼彻斯特的特拉福德购物中心作为母本,但上海不是曼彻斯特,中国也不是英国,改变不仅必须而且大量。环球港的呈现方式让英国的设计公司在国内一下子火了,但丁佐宏才是环球港的总设计师。

在月星集团召集的一次讨论上,丁佐宏广邀上海文化界名人参与头脑风暴,主题是决定项目命名、项目内各个中心区域的命名以及场内巨幅油画主题等,讨论持续了一整天,每个参与者都既亢奋又疲惫。这样的会议不止一场,这样的讨论也是一天连着一天,用尽洪荒之力,就是为了创造出新世界——上海环球港。

另一个细节是,环球港设计伊始,该区域的地铁线也正同时开工。为此,环球港与地铁施工方保持着密切联系,当得知地铁站的厅层最后定在负13米时,月星方面便将环球港的地下二层商场也定在负13米,这样的好处不言而喻,步出地铁站的男女,只要有逛商场的愿望,抬抬脚便可以进入环球港。事实证明,丁佐宏颇具高瞻远瞩的慧眼。环球港的位置是个宝地,是个交通枢纽,地铁轻轨3号线4号线13号线和它无缝对接,离11号线和14号线也只是数步之遥。环球港的门前就是内环高架,直接通往上海两大国际机场。外地来的顾客也可以通过沪宁高速和沪嘉高速便捷地到达环球港。

2016年是月星集团大事件密集发生的一年。在电商风头正猛,实体经济遭遇前所未有挑战的大背景下,月星的环球港系列仍在按照既定的规划稳健推进。9月16日,位于常州的88万平方米的江南环球港正式营业,再次创下亚洲最大商业体纪录;9月30日,总面积46万平方米的徐州淮海环球港开门迎客,一改淮海地区无奥莱的历史;而上海环球港经过三年运营,目前商铺出租率保持95%以上,人流量、租金、销售数据每年稳步上涨。

2016年国庆长假前三天,上海环球港人流41.2万人次,常州江南环球港37.6万人次,刚刚开始试营业的徐州淮海环球港也逼近30万人次。据介绍,上海环球港客流同比增加15%,常州江南环球港去年此时没有开业,和五一劳动节三天假期相比,客流增加40%。

2017年6月,70万方的南疆环球港又在“一带一路”重要城市喀什绽放。随着苏州、沈阳等地的环球港项目建设步伐进一步加快,月星“港湾群”的创新商业模式不仅形成了燎原之势,更将唤起全球消费者品味生活、享受生活的本能和渴望。如果不是手握牢牢吸引消费者、以体验经济对抗电商侵蚀的“秘籍”,谁又敢于在中国零售业急剧分化的背景下这样放手一搏?在这一点上,丁佐宏相当自信,他认为,千篇一律的重复和同质化引起的过剩是现在很多传统商业场所的弊病。全国各地不缺商业,缺的是与时代、与国际、与消费者接轨的商业。月星集团的环球港项目,从硬件上来说,每一个都是视觉上极具震撼效果、洋溢着华丽浪漫欧式风情的建筑艺术品,而内在更是商业和文化结合的典范。

丁佐宏说,实体商业同质化严重,环球港只有立足差异化才能实现经营目标。“如果每座商场走进来都是名牌店、化妆品,又怎么可能面对冲击?”

丁佐宏最近一次分享在朋友圈的内容是一段小视频:一只不起眼的小鸟和一只雄赳赳的大公鸡缠斗了许久,最后小鸟赢了,羽毛华丽的大公鸡落荒而逃。他还在月星集团的年会上播放了这段视频,让全体员工都仔细想一想视频画面以外的内容。鸡的体积比鸟大,打斗刚开始时也是来势汹汹,看上去赢面更大,实质不然,缘由何在?丁佐宏的诠释是:大小不是决定输赢的必要条件,月星也不会和其他企业比大小,会沿着既定的战略和独特的企业文化长长久久走下去。

打造百年品牌,是丁佐宏念兹在兹的大目标,他内心比谁都清楚,百年企业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在他二十出头、还在披星戴月打工求生时,就以月、星两字命名自己的企业,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极其广袤。在2017年集团经济工作会议上,丁佐宏以“真改革、真挑战、真发展、动真格”向员工们展示了企业的发展愿景。在他的心目中,企业的未来拥有无限想象空间,但他更希望员工都来一起充分想象月星的明天。当然不止于美好却飘渺的想象,而是让每个员工都带着憧憬脚踏实地的共同创造全新的未来。在他那个有着宽阔视线的办公室接受记者专访时,他气宇轩昂地表示,站在这样的高度、以上海为新的出发点,月星集团发展的下一步,肯定是全球的、国际的,这是确凿无疑的。月星人都知道,企业文化的核心是“月星,心中的家”,丁佐宏现在比之前任何时间都更急迫地想让更多人才加入这个有梦想有无限潜能的大家庭。他深深地感慨:月星一路走来拥有的是人才、缺少的更是人才。

改革开放以来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近期不少都进入了第二代接班的重要转折点。对此,丁佐宏也有着清醒而理性的思考。在刚刚过去的新年里,他和家族下一代中的侄子、女儿郑重谈话,他对孩子们说:“丁家跟你们有关系,因为血缘关系。月星跟你们有关系,因为企业是父辈开创出来的,你们能以自己的能力为其添砖加瓦的话,就可以和月星有关系;月星跟你们也没关系,不管是谁,要想寄生这个企业、消费这个企业、分裂这个企业、娱乐这个企业门都没有。”孩子们都表示理解。

丁佐宏掷地有声地说,月星不搞家族制、打破家族制。父母没有给我们任何东西,给了我们做人的道理、生存的本能,这是受用一生的财富,拥有这样的精神财富,才成就了今天的月星集团。我们怎么可能用今天这个企业所谓的经济实力、来摧毁下一代的生存基因呢?如果这样做就是愚昧无知。举贤不避亲,但绝不是任人唯亲。对人才的使用,一切都出于企业发展需要。

对于自己如今的功成名就,丁佐宏却十分谦虚:“个人的勤奋是一方面,但仅靠拼搏是不够的,还是时势造英雄。如果早20年或者晚20年,我不一定还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正是这种对于生活以及社会的感恩之心让丁佐宏在经营企业的同时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于公益慈善事业的支持。除了在环球港的四楼公益地开辟了大面积的画廊供市民免费参观以外,产业援困和兴学助教都是月星集团的主要公益形式。几年前月星集团就投资百亿元用于上海对口支援的新疆喀什地区,兴建月星“上海城”。集团还在新疆喀什捐赠500万元设立慈善基金,成为沪上首家援助喀什教育事业的企业。月星集团希望通过教育援疆,帮助当地年轻人提高综合素质、就业能力和生产技能,助力当地人才兴盛,给喀什注入持续发展的源泉。

在不断回馈社会的同时,丁佐宏一直没忘记自己来自农村的生活经历。在采访期间,丁佐宏兴致浓厚地一边和我们分享着他过节的往事,一边传授着我们一些农间基本的生活常识,让我们这些习惯于都市生活的人几乎身临其境的体验到了田间劳作的欢乐氛围。而当问及是否有意将自己的创业经历以及生活经验编撰成书时,丁佐宏爽朗地笑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到八十岁了再来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