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投诉、零争议!普陀这家法律援助工作室太给力!

2020-04-07 16∶04 来源: 上海普陀

“专业心系弱势人,无私援助捍法律”“捍卫正义,维护公平”……在位于普陀区劳动人事仲裁院内的“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里,四周墙面被各方劳动者送来的锦旗填得满满当当。

微信图片_20200407170705.jpg

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

自工作室正式恢复现场接待以来,这里每天来访的劳动者络绎不绝,所反映的多是由于疫情影响产生的劳动关系问题。本月,工作室将迎来它四周岁的“生日”——而这个生日,也是四年来的“最忙季”。

工作室外排起长队,“给力”法援超出劳动者期待

“在职期间你的工资构成是怎样的,基本工资多少?劳动合同原件带来了吗?”

“来,填一下这份职工法律援助申请表,我们会指派律师为你提供无偿的法律援助服务。”

3月31日一早,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里又是一派忙碌,全国劳模、快乐集团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上海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朱雪芹和法律援助律师田德强正接待一位前来咨询拖欠工资问题的职工;工作室门口还有人在排队等待,法律援助律师李华平干脆直接站在大厅里接受劳动者咨询;为了缩短等待时间,工作室法援工作人员孔慧卿在大厅找了张桌子,一边听取情况,一边飞快地帮劳动者填写表格……

“工作室开了四年,还从来没遇到过像这几天一样忙的时候。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好转,这段时间积攒的劳动关系问题都开始显现出来。不少企业受损失严重,职工利益也难以保障。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我们除了要坚定地站在职工立场,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在某些情况下也要从中调解,引导职工与企业共度难关。”朱雪芹说。

这天,90后外来务工者小沈特地从老家江苏盐城赶来。年前,他从上海一家培训机构离职,但三个月的工资一直拖欠至今,公司还有200多名员工同样面临着被拖欠工资的问题。疫情期间,这笔欠薪更是得不到公司的有效回应。为此,小沈在网上提交了仲裁申请。“前几天看到仲裁院复工的消息,马上就准备好材料专门赶过来。在申请仲裁前,看到‘朱雪芹工作室’的牌子,就想先来咨询一下。” 小沈说,他此前并不知道,在这里他可以得到“一站式”的法律服务。

详细了解了他的情况后,朱雪芹表示,可以为小沈提供法律援助服务:“你现在已经回到老家,来一次不容易,有了我们免费的法律援助,你自己就不用一趟一趟往上海跑了,我们的律师可以凭委托书代你出面处理案件。”而这个结果,也大大超出了小沈的预期:“原本我只是想今天过来能当面把材料交上来,没想到遇到这么给力的帮助,太感谢了。”

微信图片_20200407170710.jpg

来工作室咨询的人络绎不绝

“零投诉”“零争议”,四年挽回职工经济损失4800万余元

整个上午,进入朱雪芹工作室咨询的职工没有间断过,反映的问题以拖欠工资、合同解除此类事项居多,时间慢慢过去,填好的接待表一份一份地累加在桌上,直至正午时分来访者减少,包括朱雪芹在内的四位接待人员才得以稍事休息。

“最近每天都是从早到晚不间断地接待,专门来朱雪芹工作室咨询的劳动者中,有一些是文化程度比较低的农民工,有的连字也不会写,公司名字都说不清楚,这种情况下光弄清楚基本情况就要花很长时间。”一位接待人员说。

作为农民工群体的“代言人”,近年来,不少职工都知晓“有困难,找雪芹”。2016年4月,普陀区总工会推动成立了“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为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广大职工提供法律咨询、代写文书、参与协商、调解、代理仲裁、诉讼等法律援助服务,力争做到“应援尽援”。工作室还定期与专家、律所联手,对街镇、园区、企业工会开展普法宣传教育工作。

四年来,朱雪芹工作室共接待咨询6945人次,提供法律援助的案件2669件,办结法律援助案件2615件,调解率为90.8%,共挽回职工经济损失4800万余元。四年间,工作室的接待援助工作更是做到了“零投诉”“零争议”。

此次疫情前期,朱雪芹工作室虽然暂停现场接待,但也始终活跃在“云端”。一方面,工作室保持专人值守热线,为企业职工免费解答问题、开展咨询,截止到工作室开放接待前已接待来访来电共41件95人次;同时还开通了“共抗疫情—法律咨询服务微信群”,共有3000多人入群学习“公益法律微课堂” 公益讲座。

据悉,接下来,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将继续着力提升职工法援品牌效应,并加强“朱雪芹职工法援工作室”、街道镇、园区楼宇职工法援站点的联动,继续推动站点间加强横向沟通,积极配合人社部门、司法行政机关共同参与基层劳动争议调解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