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星火沪西——沪西工友俱乐部和党组织的建立 时间:2021-05-27

一、星火续燃:沪西工人第一个团组织和第一个党员

0608_141618_996.jpg

革命纪念地 沪西工友俱乐部遗址

2.jpg

沪西工友俱乐部

1922年6月,随着李启汉被捕,沪西工人半日学校也被迫停办,党在沪西的工作中断。但党组织仍时刻关注着沪西地区的工人运动。1922年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张秋人派团员嵇直到李启汉曾经工作过的沪西小沙渡地区继续开辟工作。

嵇直,1901年生于江苏镇江。1919年五四运动发生时,刚刚成年的他,就在扬州美汉中学积极投入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因此而被学校开除。后来,他回到镇江,担任市立商业学校的英文教员,创办《新镇江》周刊,举行“星期日演说会”,经常约请恽代英等撰稿,宣传马克思主义。1922年1月,嵇直辞去英文教员,来到上海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后改名为上海大学)半工半读。同年3月,经张秋人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4.jpg

早期中国马克思主义传播者 嵇直

对于李启汉,嵇直是认识的,但对他在小沙渡办工人学校的情况不了解,更要紧的是,有哪些工友与他接触过,他更是一无所知。为此,他按照党组织的指示,转入南方大学后,花了很大功夫到小沙渡地区摸线索,但毫无收获。于是,嵇直决定从闸北上海大学的宿舍搬到小沙渡这个工人集中的地方,先到工人中去交朋友。

于是,嵇直在劳勃生路(今长寿路)一家木行楼上租了一间住房,又在戈登路劳勃生路(今江宁路、长寿路)拐角的一家杂货铺旁挂起了“代写书信,不取分文”的广告,每天下午在那儿“办公”。遇到的主顾如是青年工人,嵇直就乘写信的机会向他们宣传学习文化的好处,并表示要请他们到自己的住所去共同学习。以后见没有人来,嵇直就按照他们写信时顺便记下来的地址去个别访问,还把他们带到自己的住所商议如何进行学习。就这样,嵇直以真诚感动了工人,办起了补习班,交到了4个工人朋友。人数虽少,嵇直却高兴至极,因为他深信只要精诚所至,人是会不断增加的。

在补习班里,嵇直告诉工人应掌握新知识,学习“活”教材。因此,他准备的教材,都是大家在现实生活中既能看得见、听得到,又能用得着,而且与自己有切身关系的内容,有的是从共产党刊物《新青年》、《向导》和《劳动周刊》中找出来的,也有的是就地取材的。在每一个课题中,融政治、地理知识与识字于一体。如讲到安源煤矿工人俱乐部、香港海员大罢工时,就打开地图,指出方位,授以地理常识;凡讲到为反对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斗争、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等新名词时,除了扼要地解释含义外,还写在纸上,教他们抄写。这样,几乎每上一课,工人们就能学到一些革命道理、生字或常识,大家都很满意。

不久,补习人数逐渐增多。嵇直经上级批准,吸收了南方大学的同学徐玮来合作,让他在自己的住所也开了一个补习班。凡住在劳勃生路以北和宜昌路的,到徐玮处去学习;凡住在劳勃生路以南和槟榔路(今安远路)、海防路的,到嵇直处去学习,教材和教学内容大致相同,由于徐玮的态度和蔼可亲,讲课引人入胜,深得工人们的欢迎。

1922年初冬的一天,原在李启汉办的工人半日学校读过书的孙良惠找到了嵇直,表示听闻嵇直讲课内容和李启汉讲的道理差不多,因此来打听李启汉的消息,又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表示愿意继续读书。以后孙良惠不仅自己来校听课,还带了一些朋友一起来,上课时总带头发言,用自己的体会和工人语言帮助嵇直解释问题。嵇直找到了这个帮手,工作顺利多了。

1923年初,由嵇直介绍,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批准,徐玮和孙良惠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三人组成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第四支部,由嵇直担任书记。这是小沙渡地区第一个由工人组成的团组织。不久,孙良惠转为中共党员,成为沪西地区第一个中共党员,也是上海纺织工人中的第一个中共党员。

二、整合力量:沪西工人补习学校的建立

沪西团组织建立后,嵇直便在团支部会议上提出,我们在工人识字班里联系的工人越来越多,但规模不大,需要组织发动更多的工人来学习。

有一天,同兴纱厂发生“红头阿三”(印度巡捕)侮辱中国女工的事件,几个工人进行报复,痛打侮辱女工的印度巡捕,但是,很快有两名参加殴打巡捕的工人被捕。嵇直、徐玮等组织厂外声援,发动罢工,但均告失败,被害女工也被开除。事后,大家认为,加强对工人组织的领导,团结战斗,已刻不容缓。嵇直代表团支部向团中央写了一个报告,提出,要扩大补习班规模,团结更多的工人,这样,一旦有事发生,就可以有一支整体力量来支持。

一天,青年团上海地委委员长张秋人带着邓中夏和任弼时来到小沙渡,亲自了解由嵇直和徐玮主办的两个工人补习班的实际状况,针对两个补习班规模小、学员不够稳定的情况,决定合并两个班,建立工人补习学校。

邓中夏(1894—1933),1919年5月参加五四反帝爱国运动,1920年10月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创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同年12月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1922年7月出席党的二大,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上海总部查封后北迁北京,邓中夏接任主任。1923年2月,参与发动和领导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后秘密返回上海工作,取“安如磐石”意改名邓安石。1923年4月,经李大钊推荐,应于右任之聘,担任上海大学校务长,主持校务工作。先后聘任瞿秋白、蔡和森、恽代英、萧楚女、张太雷、李达、任弼时等任各科教授,使上海大学成为培养革命干部和开展工人运动的重要基地。邓中夏一面主持上海大学校务工作,一面秘密参加党的活动,组织上海大学师生开展平民教育,开展工人运动。1923年6月当选为党的三大候补中央委员,7月任上海地委兼区执行委员会委员长,9月被选为青年团中央委员和组织部长。1924年,国共合作后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农部干事。

根据邓中夏关于扩大并建立工人补习学校的指示,当时已转为共产党员的孙良惠就在东京路劳勃生路(今昌化路长寿路)拐角处租了一幢单开间的矮楼房,楼下作为日夜班教室,楼上作为办公室,并趁当时国民党和上海教育界正在普遍开展平民教育的机会,在大门上公开挂出了“沪西工人补习学校”的牌子,吸引工人前来学习。

补习学校成立后,分成日夜两班,嵇直和徐玮负责管理和日常授课,上海大学一些同学为工人讲课,孙良惠担任辅导工作。不久,来上学的工人便增加到几十人,流动性也比较小了。其中就有后来成为纺织工人运动的领袖、骨干,包括内外棉五厂的戴器吉、内外棉十五厂的陶静轩、同兴纱厂的盛松林、失业工人刘贯之等。

三、工人运动的政治团体:沪西工人俱乐部的建立

1924年5月10日至15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扩大的执行委员会会议(史称“五月会议”)。会议就国共合作以来的形势与任务进行了分析,中共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向大会提交了《上海地方报告》,就加强上海工人运动向中央提出请求:“上海是最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地方,而工人群众又是这样庞大复杂。我们希望中央能在别处多调几个有经验的同志来,或者特别训练一般同志出来做这上海工人运动,这是我们上海地方急切的要求。”会议通过了《党内组织及宣传教育问题议决案》等文件,指出:“在大产业的工人里扩大我们的党,是现时的根本任务之一。”“劳动运动尤其是近代产业工人运动是我们的党之根本工作,我们在国民革命运动中若忽视了这种工作,便无异于解散了我们的党。”“纺织业工人的组织不能再缓了。这是数量最多的一种产业工人,尤其集中在上海,我们的党在纺织工人里曾经进行组织失败了。”会议决定设立“工会运动委员会”,专门领导全国的工人运动。此次会议后,中共中央陆续从武汉等地调来富有工运工作经验的李立三和项英等,会同原在上海的中央工会运动委员会负责人邓中夏等,加强上海工人运动的领导。

李立三(1899—1967),1919年受五卅运动影响赴法勤工俭学。1921年10月被法国当局遣送回国,12月抵沪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受中共湖南支部书记毛泽东委派,赴安源开展工人运动,创办工人补习学校、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1922年9月与刘少奇等组织领导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1923年春,任中共武汉区执委会委员长。1924年4月,任中共上海地方执委会工农部主任兼工会运动委员会主任。项英(1898—1941),15岁便入武昌模范大工厂做工,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1921年底在武汉江岸筹建铁路工人俱乐部。192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领导汉口扬子江机器厂罢工。1923年2月,领导平汉铁路二七大罢工;当年6月,当选党的三大中央执行委员。

当年夏天,邓中夏、李立三等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参照长辛店和安源工人俱乐部的经验,决定在沪西工人补习学校的基础上,成立沪西工友俱乐部,以进一步团结和组织工人,准备斗争。

项英传达了这一决定。嵇直、孙良惠、徐玮和刘贯之等开始了积极的筹备工作,在工人中广泛宣传建立俱乐部的好处,动员工人踊跃参加俱乐部活动。邓中夏、李立三等拟订了一份《沪西工友俱乐部草章》。《草章》分总纲、部员、组织、会议、规约、部务、经费和附则8章共21条,规定俱乐部“由沪西工人组织之”,宗旨是“联络感情,交换知识,相互扶持,共谋幸福”。又规定“每厂有部员3人至10人者,即组织某厂基本小组,公推组长1人,有3小组以上者,即组织某厂支部。”部务分8种:“1、补习学校,2、讲演会,3、合作社,4、书报室,5、各种游艺会,6、储蓄会,7、部员救济会,8、职业介绍所。”还规定了部员的权利和义务,等等。

8月间,孙良惠等在小沙渡路槟榔路(今西康路、安远路)拐角上租下新建的3间平房,作为俱乐部的部址。他们把其中两间作为教室,另一间则作为办公室兼文娱活动室,所需桌凳和文娱用具,多数由热心的工人从亲友邻居处借来,或从自己家里搬来。门前的空地,则作为练武健身的场地。

1924年9月1日,沪西工友俱乐部成立大会举行,到会约有30余人,会议由孙良惠主持,项英讲演,与会者发言。会上通过了俱乐部章程,并推举成立俱乐部委员会,推举孙良惠为主任,嵇直为秘书,刘贯之等2人为干事,陶静轩为交际委员,负责建立职工小组工作。会议结束后,项英兴致勃勃地提起笔来,将章程中16字宗旨写在大红纸上,贴在堂屋正中,请大家切实遵照执行。大家还为俱乐部募捐临时经费。嵇直捐了一块大洋,项英捐了二块大洋,一些工人积极分子把口袋里仅有的几角钱都捐献了出来。

沪西工友俱乐部,是基于打破了地域、行帮界限,强调以厂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工人的秘密组织,体现了沪西工人运动的组织工作,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四、播撒革命火种:沪西第一个党组织的建立

沪西工友俱乐部成立后不久,嵇直派往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党组织又派上海大学学生刘华接任俱乐部秘书。

刘华,四川宜宾市人,1899年生。1920年秋,进入上海中华书局当学徒工,工余在《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任校对。1923年,经邵力子介绍,进入上海大学中学部半工半读,课余做一些油印杂务工作。刘华勤奋好学,经常到大学部旁听瞿秋白、邓中夏等人的讲课。不久,刘华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以后又被推选为学校学生会执行委员、上海大学平民义务学校执行委员。当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1月,他被推为上海第一党小组组长,16名组员大多是上海大学的师生。

在邓中夏、项英、孙良惠和刘华等共同努力下,沪西工友俱乐部工作全面开展。

首先是文化教育。俱乐部设有工人识字班、文化补习班,免费教工人识字。小沙渡地区棉纺工人较为集中,而他们大多不识字,平素只能靠听人讲报才能了解些厂外的情况,现在有人教他们识字,今后能自己看报了,当然十分欢迎。

其次是宣传真理。识字班和补习班每3天有一次政治课。俱乐部的老师大多是我党活动较多的上海大学的师生,另外,共产党人邓中夏、刘华、项英及蔡和森、恽代英、杨之华、李立三等都曾到俱乐部教书和演讲,利用上课的时候深入浅出地向工人们宣传革命的真理。有一次刘华讲述洋监工如何辱骂工人、毒打工人,不把工人当人看时,一个听讲的工人愤怒地喊道:“我们去打死这个恶鬼子!”许多人连说对,对!邓中夏在教剥削两个字时,讲解了剩余价值的道理,使工人们明白了剥削就是工人贫苦的根源。

刘华还把宣传教育的范围从俱乐部扩展到厂门口。当时小沙渡一带有11家日商内外棉纱厂,刘华常常在清晨四五点钟就带了一条长板凳等候在纱厂门口,向上工的工人们讲演,他说:“我们纺的棉纱,一根根拿在手里,一拉就断。要是拧成一股粗绳,任他大力士也拉不断。我们工人就是要团结起来,拧成一股又粗又长的绳索,这样就能捆住帝国主义、资本家的手脚,解放我们自己。”孙良惠等俱乐部骨干也回到纱厂中积极开展工作。孙良惠曾经工作过的同兴纱厂首先建立俱乐部小组。在他们的宣传下,在短短3个月内,沪西19家纱厂建立了俱乐部的秘密组织,秘密加入工友俱乐部的工人有300多人,而参加俱乐部各类活动的工人达到2000多人。

沪西工友俱乐部的重要任务就是培养骨干,注重在部员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俱乐部党员分批分组集合骨干分子谈话、开会,灌输革命思想,启发革命觉悟。同兴纱厂工人李振西、韩阿四,内外棉三厂工人孔燕南,内外棉五厂工人王有福,内外棉七厂工人顾正红等,都逐渐成长为工人运动的中坚分子。内外棉十五厂的陶静轩、内外棉五厂的戴器吉等在俱乐部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吸收革命道理,学了以后又回厂宣传,在工人中树立了一定的威信。他们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建立和扩大了小沙渡党小组,成为杰出的工人领袖。内外棉五厂工人姜维新在俱乐部成立前就在补习班听课学习,俱乐部成立后,他就不再满足于自己个人的增加知识了,急切地希望多印些通俗易懂的传单或印些图画给工人看,党组织就把一些通俗的宣传品(包括画刊)和《向导》一起发给他,让这些骨干再到厂里去宣传,影响就更大了。

沪西工友俱乐部活动引起了日本资本家的注意。资本家授意监工和工头警告工人不要到俱乐部去玩,还派人到俱乐部识字班和讲演会捣乱。日本监工一再劝告俱乐部负责人刘贯之不要住在俱乐部,表示愿意给刘贯之找较好的住宿房子。可见工友俱乐部在当时沪西纱厂中的日益扩大的影响力。

0608_141726_532.jpg

沪西工人补习学校(解放后摄)

与党在沪西工人中的工作一样,上海各地党的工作也不断开花结果。1924年11月上海地委《四月以来工作报告》表明,中共中央和上海地委经过几个月的艰苦细致的工作,上海地方党组织有了迅速的发展。报告说:

前届大会(五月会议)前,名义上是组织了(党)小组,实际上是等于零(不能开会,其中只有上大组开过九次会),现在不同了,五组发展到八组,其中又有四组工人小组。……此四组工人小组的发展,就是表示上海地方劳动运动的发展。

这8个党小组分别是:上海大学组,党员23人;闸北组,党员16人;虹口组,党员15人;西门组,党员10人;店员联合会,党员14人;南洋烟厂,党员8人;杨树浦组,党员13人;小沙渡组,党员8人。其中后4个为工人小组,是新发展的。8个小组党员人数达到109名,比五月会议前的47名增加了一倍多,其中新增加的工人党员达32名。党小组也比以前巩固,过去小组很难开会,“今则每一星期开一次,固定时间,不用召集而能自己到会,这是绝大的进步。”

地委报告还特别指出:

前届大会前,工会运动委员会是带研究性的,大会后,渐渐进步到实际活动方面来了,而杨树浦、小沙渡二处为其新发展。这二处注意工厂小组,从下层根本做起,谋建立阶级斗争的产业工会之基础,并出版《上海工人》宣传之。这是完全实行了扩大执行委员会决议案。

到了1925年初,沪西地区党组织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当年1月,组建了沪西小沙渡地区第一个党支部,即中共沪西党支部。党支部负责人为孙良惠,共有党员32人:

孙良惠 黄原昆 陶静轩 夏福生 李瑞清 马彦波 王定玉 邓中夏 蔡支华 胡先清 刘剑华 江源清 顾修 余小峰 刘月柱 徐晋珊 孔燕南(女) 郭尘侠 王瑞安 关明轩 盛松年 文巧云(女) 刘贯之 朱国平 李金生 姜维新 郭干贞 李剑如 曹正甫 孙杰三 郑永寿 李天涯

“沪西工友俱乐部在上海工人运动史上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它是共产党对纺织工人进行马克思主义启蒙教育的大课堂,是共产党领导工人进行斗争的场所,通过这个组织形式,共产党在沪西纺织工人中扎下了根,在产业工人中发展了党员、培养了植根于工人之中的工人领袖。更为重要的是:为以后有组织、有领导地举行大罢工准备了力量。”(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上海市总工会《上海纺织工人运动史》)

注:1924年9月,嵇直被派往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大学学习。1925年6月五卅运动爆发回国。1926年10月,党组织派嵇直赴苏联远东地区工作,先后参加了1932年苏联反击日军侵略和抗击德国法西斯侵略战争并负伤。1950年在苏联退休,并参加《毛泽东选集》《茅盾选集》等著作的翻译校对工作。1955年回国。文革期间受到迫害。1983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