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普法】防“罪”于未然!一文读懂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 ( 2022年06月14日 )       来源: 长风街道

《上海市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22年2月18日由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并于2022年3月1日起施行。普陀区长风新村司法所邀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为大家解读《条例》的具体内容。

微信图片_20220615103014.jpg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

《条例》全文共8章60条,在总结上海有关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经验的基础上进行了有益探索,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责任体系、社会支持体系、教育体系、分级干预体系等方面予以明确规定,解决了过往存在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职责不够明确、信息共享机制不健全、重点年龄阶段学生的法治教育合力有待完善、专门教育机制有待细化、网络引发未成年人犯罪突显等问题,具有较强操作性,是一部体现上海特色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地方性法规。

明确主体责任

完善工作机制

《条例》的核心是教育和保护未成年人,坚持预防为主,构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责任体系,完善了分工合作的协调机制、长三角区域的合作机制。

《条例》在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条款中明确市、区人民政府、政府有关部门、公检法的职责分工,以及对于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的具体要求,可以说,《条例》是一部行动指南。

《条例》在第七条、第十三条等条款中规定建立完善市、区两级预防犯罪的工作协调机制,各司其职,日常工作由同级青少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负责,各有关部门和单位根据工作需要,可以委托相关专业服务机构参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

在此,小编想说引导未成年人远离犯罪活动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需要综合考量未成年人的心理、家庭环境等诸多因素,正因为如此,《条例》才会将日常工作交由青少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负责,同时又可授权专业服务机构参与,正应了那句“专业的事交给专业人去做”。

值得一提的是,《条例》也积极响应了长三角一体化趋势,在第八条中明确要建立健全长三角区域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工作联动机制,推动工作交流和合作,加强有关工作经验和信息的共享。举个例子,16周岁的小明在上海犯罪,一年后刑满释放回到江苏老家,江苏可以通过工作联动、信息共享为小明建立档案,预防其再次犯罪。事实上,区域联动、交流、合作、共享也是应对未成年人流动、落实预防犯罪的有效方法。

提供专业服务

强化社会参与

《条例》明确建立完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支持体系,强化专业服务,建立基层预防网络,发挥社会各方协同参与的作用。

《条例》第十条强调建立标准引领、专业保障、基层联动、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支持体系,着力提升上海相关工作的专业化、社会化、智能化水平。

《条例》明确培养和发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相关专业服务,其中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作了针对性规定,支持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培养和队伍建设,从立法层面明确了社会组织和社工参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法律地位,鼓励根据工作需要适时引入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向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提供社会工作专业服务,开展预防犯罪的宣传教育、家庭教育指导、心理辅导和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等工作。

可以想见,当《条例》开始实行后,各街道都会设有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来形成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网络,各社区亦会配备专业服务未成年人的社工人才,打好专业牌。服务机构以及社工,我们可以称之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软件,《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应当设置至少一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服务站点,这就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硬件了。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不仅依靠政府、服务机构,更需要社会参与,《条例》第十五条、第三十四条、第五十一条等规定强化社会服务在预防犯罪各环节的参与作用,通过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社工驻联校等条文明确社会服务的内容和范围,在专业服务、社会观护等条文中充分鼓励社会组织及其他社会力量协同参与。

坚持预防为主

构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教育体系

《条例》明确了监护人、学校、社会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教育责任,我们细看会发现,对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教育将会广泛存在于未成年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里,从家庭到学校,最后落实在社会。

《条例》第二十条规定监护人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直接责任人,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树立优良家风,有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

《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细化了学校的教育责任,明确了学校应当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纳入学校日常教育管理工作,完善学生关爱机制,并对学校建立心理辅导室等提出明确要求,同时,还规定了中小学校法治副校长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职责,发挥中小学校法律顾问职能作用等要求。

《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有关单位应当依据各自职责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工作,禁止互联网网站、相关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提供或传播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服务和违法信息。《条例》第二十五条可谓是道出了家长的心声。

根据2019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创新发展白皮书(2009-2019)》披露,2009年至2019年期间有近七成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存在未成年人不正常接触网络不良信息的问题,大量网络载体、电子游戏中的色情、暴力、赌博等不良内容严重影响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因此,小编认为,切断互联网有害服务和信息对未成年人的毒害势在必行。

良好社会环境的营造对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也至关重要,《条例》第二十八条明确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纳入平安上海建设,鼓励单位和个人关心关爱处于困境中的未成年人,世间应该没有什么能比“爱”更能唤回已经迷失的孩子。

从家庭、学校到社会,有环节懈怠了,怎么办?为避免发生这种情况,《条例》第二十九条,明确检察机关需要发挥督促教育作用,也就是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外,又加了一道保险。

织密预防网络

构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分级干预体系

《条例》健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干预体系,明确对不良行为的干预、对严重不良行为的矫治规定,完善重新犯罪的预防机制,做到预防端口前移,拓宽预防工作领域。

针对不良行为的干预,《条例》第十一条规定建立信息监测预警机制,要求相关职能单位收集和分析未成年人犯罪相关信息,并及时上传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信息服务管理系统。

对于严重不良行为,《条例》第四十四条至第四十九条突出了专门学校的矫治作用,明确专门学校入学程序,加强专门学校制度建设,对保证专门学校教育质量提出要求,并为专门学校配备了驻联校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者。

阻却重新犯罪,《条例》第五十条至第五十五条规定完善相关司法工作机制,多举措开展重新犯罪的预防,明确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部门应当采取适合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特殊办案制度和措施,采用社会观护、合适保证人、分类矫治、安置帮教等途径做好重新犯罪的预防。

未成年人犯罪不仅关系到家庭,更关系到中国社会的未来,因此,预防犯罪、预防重新犯罪是未成年人工作的重点,《条例》的颁布实施可以有效地改进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工作,相信也会极大地降低未成年人犯罪的概率。《条例》的落地执行,必将会引导帮助更多的未成年人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贡献的人。